丝瓜官方网页

   第三更。

   五溪州、宣峰县、藤村。

   因毗邻山区,当初五溪蛮族叛乱时,宣峰县是受害最严重的,只旬月间,县内汉民便骤减两成有余,流离失所者不计其数。

   而这滕村,更是遭受了灭顶之灾。

   十一月十五日晨,天色将亮未亮。

   漫步在残垣断壁间,嗅着清冷空气中,隐隐弥漫着的腐臭味,孙绍宗的目光不断巡索着。

   “大人。”

   这时,卢剑星自村口大步流星的赶了过来,躬身禀报道:“村中搜捡出的尸骨,已经掩埋完毕了,共计一百七十二具,其中成年男子九十三人,女子三十六人,幼儿……幼儿四十三人。”

   “根据种种痕迹判断,应该有相当一部分女子被佟溪蛮人掠走了。”

   说到这里,他停下来等了片刻,见孙绍宗没有要开口的意思,这才主动征询道:“大人,您看是不是要先简单的立个碑,以后若有村民回来,也好……”

   “先不急。”

   孙绍宗微微摇了摇头:“等咱们从山里出来,再立碑也不迟。”

   窗外面又开始下着雨

   根据向导所言,这藤村当初与山上的蛮子颇为相善,甚至互相以兄弟叔伯相称,谁知到头来,却还是没能躲过这一场战乱。

   而根绝孙绍宗方才的勘验,这藤村非但没有躲过战乱,恐怕还是在第一时间,就被山上的友人给屠了个干净。

   因为根据现场遗留的痕迹,对方极有可能是,先大模大样的叫开了寨门,然后向毫无准备的村民举起了屠刀。

   这等情形,自然只有可能是他们熟悉的人,在叛乱之初造下的杀孽。

   “大人。”

   这时又有人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,却正是当初被孙绍宗狠狠抽过一顿的沈炼。

   只听他躬身禀报道:“四周的哨探已经布置好了,您看咱们是在村外扎营,还是……”

   “就在村子里扎营,不准生火——通知下去,明日寅正早上四点整队,卯时进山!”

   “卑职这就去安排!”

   沈炼转身欲走,却听孙绍宗又在后面补了一句:“交代清楚就回村口来议事。”

   “卑职领命。”

   沈炼古井无波的应了,那脚步却不自觉快了几分。

   约莫两刻钟后,沈炼匆匆而回,却见村口香樟树下,已经坐满了军中把总八品,同龙禁卫小旗以上的军官。

   他上前向孙绍宗行了一礼,也自取过行军马扎,坐到了卢剑星身边。

   眼见人都到齐了,孙绍宗一扬下巴,王振立刻取出两幅地图,一幅摆在孙绍宗身前,一幅交由卢剑星、沈炼等人传看。

   等到众人都传看了一遍之后,孙绍宗这才道:“咱们这次的目标,是这附近的乌儿寨,根据向导的判断,约有二十四、五里山路,清晨出发的话,大约需要三个时辰——也就是响午前后就能赶到。”

   “乌儿寨的势力,在佟溪蛮中排行第三,仅次于瓦楞寨和朵思寨,成年丁壮约有六百人上下。”

   “乌儿寨建于山中,地势易守难攻,但也正因如此,蛮人自身修造的防御设施,并不是很坚固。”

   “进出乌儿寨的山路只有一条,因此只需要分出五十人,沿路设岗把守即可——而咱们能用于攻打山寨的兵力,则是剩下两百五十人。”

   “这乌儿寨整体呈现扁圆型。”

   “届时本官会率队,先行突袭打开缺口,之后由卢剑星、沈炼二人,分率东西两路扫荡蛮人,切记稳准狠三字,不要让对方组织起有效的抵抗。”

   “本官到时候会把守寨门,东西两路若是有吃紧之处,再亲自前往支援。”

   “等到寨中没有明显的抵抗力量之后,各部不许恋战,在寨中四处纵火,并向井水里投毒之后,立刻撤出乌儿寨。”

   “然后本官会根据损失情况,以及突袭所用的时间,来确定下一步的行动。”

   “还有……”

   “再就是……”

   孙绍宗洋洋洒洒,将明天要展开的行动,掰开揉碎的讲了一遍,灌了两口水,又等众人消化吸收之后,这才又道:“谁有什么疑惑不解的地方,现在可以直接讲出来。”

   然而下面众人你看看我、我看看你,都没有要说话的意思。

   看来指望他们提出些建设性意见,是没什么可能了。

   “既然……”

   孙绍宗心下暗叹一声,就待起身宣布解散。

   “大人!”

   谁知沈炼却抢先站了起来,拱手道:“卑职有一事不明。”

   孙绍宗刚抬起的屁股,又重新做了回去,道了声:“讲!”

   沈炼倒也不客气,无视了卢剑星劝阻的眼神,朗声道:“根据卑职探听到的情况,那瓦楞寨身为佟溪蛮族之首,寨中青壮不下一千五百人,兼且周遭还有两个寨落,若是一时拿之不下,容易被蛮人前后夹击。”

   “因此大人不选瓦楞寨,卑职可以理解。”

   “但那朵思寨非但距离更近,族中青壮与乌儿寨相差仿佛,还建在地势平坦之处,应该比瓦楞寨更容易攻破才对。”

   “大人却为何要舍近求远,放着朵思寨不选,非要去啃乌儿寨这块硬骨头?”

   显然,他私下里也已经将这附近的地理、形势,打听的一清二楚。

   单凭这一点,沈炼就比旁人要强出不少。

   不过后面这话,却已经近似于质疑了。

   眼见孙绍宗身旁的王振已经变了颜色,卢剑星忙站起来,惶恐的解释道:“大人,他只是……”

   “无妨。”

   孙绍宗摆手道:“既然是议事,原本就该畅所欲言。”

   接着,他伸手在地图上敲了敲,反问道:“沈百户,你且先看一看,我方才布置的计划,与这朵思寨的地形,可有什么冲突之处。”

   计划与地形冲突?

   沈炼闻言一愣,忙要过了另外一张低头,仔细的盯着打量了半晌,忽的恍然道:“我明白了!朵思寨就在佟溪附近,要想在活水里下毒,恐怕没那么容易!”

   “没错!”

   孙绍宗霍然起身:“咱们这第一战,是要给蛮人当头一棒,进而起到震慑与警示的作用,为了让效果最大化,最好的办法就是毁掉蛮人聚落赖以生存的根基!”

   “这样一来,蛮人自然不得不四散迁徙,顺带将恐慌的情绪,传播到更多的部落之中!”

   “而污染水源,正是这计划得以施行的基础之一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