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鸭窝地址一二入口免费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庞文栋看着丁士君这副骨架,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太对劲。

“丁骨,不得不说,我觉得像一个人。”

“哦?像谁呢?”

“以前云耀那个叫唐多谋的家伙,跟他太像了。”

在庞文栋的眼里,虽然他不知道丁士君拥有身体的时候长什么样子,但是这种感觉与唐多谋确实是有些像。

“哦,就是那个被李再临打得抱头鼠窜的家伙么?”

“就是他,跟他真的太像了。”

“呵呵,那种鼠辈也配跟我像么?”

在丁士君眼里,他根本就看不上这里的一切。

唯一能被他看上眼的,或许也只有李凌了吧。

虽然丁士君根本就表露不出眼神,但是庞文栋在看到他的时候非常非常之害怕。

海风的吹拂

明明他比丁士君要强大很多,但是那种害怕根本就不是从修为来的。

丁士君默默地念叨着:“公输博啊公输博,我要让知道,我才是那个应该被选中的对弈之人!”

看得出来,丁士君对公输博还是有些怨念的。

但是公输博已经死了。

可即便他已经死了,丁士君也觉得自己才是那个应该被选中的人。

反正现在丁士君只有一个心思,那就是不论如何也要害死李凌。

虽然这条路上有些艰辛,但是丁士君相信自己能够做到的。

大约三天之后,李凌和哑哑已经乘坐星船来到了仁耀。

仁耀与云耀不同,刚刚降落之后便能够感受到那扑鼻的灵气。

看来这地方不愧是有黄源奇观存在。

哪怕是黄源奇观已经被阵法封印,也阻止不了里面的灵气发散出来。

走在仁耀的土地上,李凌感觉心情都舒畅了许多。

这里是九耀之中著名的仁义之乡。

在仁耀里,没有任何饥民,因为但凡快要饿死的时候向别人乞讨,别人也会施舍一些财物或者粮食的。

罗飞翰治理此地的时候也是以仁义为理念。

所以不管怎么看,这地方都是非常令人神往的。

李凌也比较好奇这里的人为什么都那么仁义。

因为在李凌的眼里看来,人类的本性应该是自私的。

所谓的本性,并非是说没有善良,而是在大环境当中,自私与利他相比,所占的比重比较重要。

仁义之乡这种地方,仅仅是存在于人们幻想当中的传说里罢了。

单个的人可能是仁义的。

但是群体的人定然不会表现出仁义。

所以,仁义之乡这种地方能产生出来比较奇怪。

定是有原因的!

只是李凌还不知道原因到底是什么。

在进入到仁耀的那一刻,李凌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。

这里的人们的眼神一个个都充满了阳光、光明、未来、和善。

不管是底层百姓还是高端的修士都是如此。

真的好奇怪。

到底是生活多么富足才会变得如此?

李凌知道,人类的欲望基本上可以说成是欲壑难填。

不管多么富有或者说不管多么强大都会希望自己能够更进一步。

所谓的更进一步往往就伴随着争夺,明面争夺或者是隐性争夺都可算在内。

所以,或许有容易满足的个人,但绝对没有容易满足的群体。

奇怪,仁耀的人看起来好像每一个都非常满足。

那种不争不抢的样子俨然是一幅太平盛世的景象。

肯定有什么地方不对劲。

若不是李凌着急寻找黄源奇观,恐怕真的想要调查调查仁耀形成这股风气的原因了。

眼下还不能太过于张扬。

根据火云将军给自己的地图,李凌带着哑哑直接朝着黄源奇观的方向去了。

他也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别的地方。

如果能够把问题解决好自然非常好。

就算是解决不好,他也不愿意去想那么多。

越是往黄源奇观的方向走,便能够看到越多的人。

有平民老百姓,也有修士。

看来不管是什么人都希望去黄源奇观转转。

大约步行了两天多的时间,李凌终于来到了黄源奇观的外部。

远远地看去,已经能够看到那被隐藏在阵法里的大瀑布了。

果然跟传说当中的一样,大瀑布里流淌的都是灵液。

如此气势滂沱,如此恢弘,真是人间

罕见。

只可惜看得见而摸不着,没有人能够接近到阵法里面。

李凌往过走了走,想要穿过人群进去。

但由于人太多,所以根本就挤不进去。

李凌能够听到别人在说一些奇怪的话。

“感谢黄源奇观赐予我们力量,正是因为有黄源奇观,所以我们才能如此善良仁义。”

“是啊,如果不是黄源奇观的话,恐怕我们仁耀便没有了存在的意义。”

“所以我们必须要好好地守护黄源奇观!”

这些人都如同是吃了药一般奇怪。

从根本上来说,李凌觉得这是不太可能发生的事情。

人们为什么会平白无故地说出这些话呢。

要知道,不管在哪个耀星里,最重要的都是太阳。

是太阳给了所有生灵生存下去的可能性,而绝对不是那什么黄源奇观。

就算是黄源奇观再厉害,也绝对做不到能够让人如此守护的地步。

奇怪,真的很奇怪。

就在这个瞬间,李凌仿佛察觉到了猫腻。

这帮人,不是吃了药,而是被控制了心神!

不管是平民百姓还是修炼者,全部都被控制了心神!

果然不出所料,果然有不正常的地方。

李凌就知道人们的善良与仁义不可能表现得这么坦然与不分敌我。

原来是仁耀的人们被控制了心神。

再仔细探查一下,原来他们的心神之力都被吸收到了黄源奇观的阵法里。

如果李凌没有猜错的话,一定是有人在利用这些人们。

“利用心神之术来把人们训导成人畜无害的小白兔,这岂不是害人么!”

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。

真的让一群人永远善良下去,那就是在害人!

假设只有这个地方的人是好人,那么在遇到坏人的时候他们又如何自保呢。

到了那个时候,岂不是把自己害了么。

可是李凌的这句话却引起了旁人的不满。“是谁!为何要质疑我们的善良与仁义!”